濯湟

为他贺生

穷奇道截杀成功(伪)梗。
巨ooc,有刀有糖。烂尾注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魏无羡死了。

被上品仙剑刺穿了胸口,割裂了心脉,是怎样都活不下来的了。

他的尸骨被葬在乱葬岗的一座坟山上,现在想想如蓝湛所说,古来往今,修习邪术者终归会付出代价。而像他这种被妥当安葬的,当真已是很幸运了啊。

魏无羡慢悠悠地漂上自个坟头的枯木,慵懒的躺在树干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头发。似是觉得无聊,将目光凝聚在那方小小的墓碑上。

其实他还是挺想回莲花坞看看的,毕竟他的魂魄还是很结实的,想要到处跑跑,也不是不可能,死前没能好好看看,死后总是要回去逛逛的。只可惜,至多三丈,再远一些,他居然就没法过去了。真是奇也怪哉,依稀记得以前这片儿的魂灵并无这种限制,天天下山作乱,难不成夷陵老祖埋到这儿,还改变了这儿的风水,做出天然的结界不成?

他将枯叶摘下,而后丢弃,任它在风中回旋,心想着:真是岂有此理……以前费尽心思不让他们下山,现在倒好,自己却是被困死在这鬼地方了。干脆一开始葬回莲花坞就好了,那儿风景秀丽,少说比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强多了……魏无羡也只是想想罢,毕竟江家那些客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夷陵老祖早已经与江家决裂了,完全没必要特地葬在莲花坞,师妹若是这么做了,不知道会有多少反对的声音,可有的他头疼的。

也不知道师姐和金孔雀怎么样了……那天的事肯定把他们吓了一跳吧,也亏得金子轩带了本命银铃,不然,温宁继续暴走就麻烦了,不过身为夷陵老祖,居然折在那个金子勋手里,真是……还不如自尽算了哟……
不过金子勋那么蠢,是决计不可能想得出这等阴谋的,怕是被幕后之人当枪使了罢……算了算了,这般想着也是无用的,即便是想明白了后头是谁指使,以他现在这般状态,也无法干涉这件事。

魏无羡一边想着,一边望着星空,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。魂魄居然也能睡着的啊……魏无羡半梦半醒之间这样想着,随后睡得更死了。

待魏无羡再次清醒时,太阳已经升起许久了。乱葬岗的太阳有没有都是一个样的,灰不溜秋的……魏无羡心里默默吐嘈着,一边眯着眼睛看着一点都没变的山丘。虽说乱葬岗上走尸数不胜数,阴邪的魂灵更是出奇的多,但绝对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会跑到这里来,好歹生前杀戮极重,死后必然也不会是什么良善的好鬼,光是怨气就可以让其他鬼物退避三舍了。

“嗯,看这太阳,已到巳时了。”
魏无羡看着太阳的位置,估量着,忽的听见了喧哗声。这可稀奇了……这些时应是无人会来这的,怎的今天来了这么多人。魏无羡纳罕到,却仍是懒懒的躺在树干上,既来之则安之,反正常人也看不到他,那他继续躺着也无妨。

来者自山脚缓缓而来,待到近一些时,魏无羡首先便看见了她紫色的裙摆。

魏无羡瞪大眼睛,像是觉得自己眼花了似,揉了两下,再看时眼睛里尽是惊喜,嘴角恨不得咧到耳根去,他匆匆忙忙的跳下树,又想起了什么,无奈的撇了撇嘴,等待着那人的到来。

那人终于来了,手里拎着一个枣木饭盒,盖的严严实实的,但魏无羡依旧能隔着厚实的木盖闻见里头铺面而来的香气,身后头跟着一个看起来就很有钱的身影,雍容华贵的金星雪浪绣在衣物上,让人更觉着是个有钱人。
来人自然就是江厌离和金子轩两人了。

两人立于墓碑前,站了许久,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,魏无羡倒是在旁边絮絮叨叨的说了挺多,不过没有人能听到罢。
先开口的是金子轩,他皱了皱眉头,道“厌离………”江厌离才从发呆的状态脱离出来,对身后的人安抚一笑,她开始动手将饭盒一一摆开,最为诱人自然是莲藕排骨汤的香气,莲藕的清香与排骨的浓厚混杂在一起,令魏无羡忍不住的怀恋过去,剩下的亦是些他爱吃的小菜,酸辣藕带,鱼香肉丝,干煸藕丝……甚至还装着一碗清甜的莲子和一碗面条。

可惜,他不能吃。魏无羡颇为可惜的盯着饭盒,恨不得咬上一口解解馋。
“阿羡,师姐来看你了。”江厌离蹲了下来,用手撑着下巴,突然笑了出来,“羡羡有没有忘呢?你今天四岁了。”魏无羡也蹲到了一边,笑道“羡羡还真的忘了,真得谢师姐提醒我了。”是吗……怪不得,今天是他生日来着,他早已不记得现在是何年何月了。师姐却是把他们的生日记得清清楚楚,也只有这种时候,他们才会好好的分一罐汤。两人就这样,聊着过往的事情。说的开心了,江厌离还会笑起来。
可在外人看来,抵不过是江厌离一个人的自言自语罢。江厌离絮叨了许久,忽的去触碰那方石碑,像是被墓碑的冰冷刺到了掌心,她叹了口气,涩声道“阿羡,你今天生日,师姐做了你爱吃的,你记得要回来看看,尝一尝啊……不要跑太快好不好?我都没来得及,看你一眼,跟你说上一句话呢……你怎么就跑的那么快呢…………”说到此处,已是泣不成声。仅有的一点坚强,亦是荡然无存。“阿羡……停一停好不好啊?能不能让师姐再看一看你……再跟你炖一碗汤好不好……”“阿离……”金子轩搂住江厌离,安抚的拍着她的背“魏无羡那小子跟江澄一样,最见不得你哭了,别哭了好不好?”江厌离将泪水抹干,勉强将眼泪止住,笑道“是了,要是阿羡在这,怕是要千方百计逗我笑了,怎么能哭呢?”而因自家师姐的眼泪手忙脚乱,慌慌张张的某位夷陵老祖也终于停了下来。

他不是不想帮师姐擦干眼泪,一来他碰不到,是了,他们不仅看不到他,他还无法触碰到他们,真是奇也怪哉,二来他周身的怨气会伤害到师姐,不如不碰。他已经让师姐哭了,若是在因为他,师姐生病了的话,那不消说江澄了,他自己都得揍自己一顿了。师姐,本来就不怎么爱哭的一个人,居然被自己弄哭了!魏无羡苦笑,心道:江澄若是知道了,怕是免不了被紫电一顿抽啊……那金子轩也是的,怎的不多逗逗师姐,没看见师姐还在不开心吗?真是个榆木脑袋啊……

魏无羡一边嫌弃着金孔雀,一边却看着自己的手掌,之前他作为魂魄醒来后就没见着任何人,所以到现在才发现————他是真的死了。连帮师姐擦擦眼泪这种小事都办不到,他是真的死了啊……

金子轩低声哄着江厌离,带着她下了乱葬岗,留下来之前那些诱人的美食。都是他最爱吃的,而且还是他的师姐做的呢。魏无羡想到这里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这是夷陵老祖从来不曾有的笑容。“可惜了,碰都碰不到,跟纸钱一样。让它在这里,还不如便宜便宜师妹,让他吃了算了。”魏无羡小声嘟囔着,再次翻回树枝上。
不过这回没待多长时间,就又有人来了。

是温情他们。

唉……看着温宁瑟瑟缩缩,畏手畏脚的样子魏无羡就头疼,温宁,你可是凶尸!你的气势呢?!!怎的还像生前一般!好歹有点威慑力好不……满脑子的吐嘈却因一件事被迫停下。温情温宁领着温氏剩余的人,向他行了个大礼。行完礼后,摆上了带来的三五个煮熟过的土豆,顺带几根萝卜。魏无羡面色一阵扭曲。“情姐姐!!!打个商量成不!!!把那萝卜拿远一点!!!我真的!真的一点也不想要这玩意当贡品啊!!!”魏无羡觉得萝卜已经难吃到他再也不想看到的程度了……

温情自然是听不到他说了什么的,立于坟墓前开口道“就这点东西了,不准嫌弃。乱葬岗养活的就这些了,全部都摘这来了。”她捋了捋最近发生的事,才开口道“我们现在迁移了,一开始金家划了块地给我们,像是补偿。开玩笑?谁稀罕啊……”她明显还想说什么,却咽了回去:“后来我们应了蓝二公子的邀请,去了姑苏,途中过来看看你。话说回来,那位蓝二公子,脸色很不好的样子,我感觉他并不是很讨厌你啊。甚至能够感觉到悲伤”魏无羡怔了一下,琢磨到:蓝湛他真的不讨厌我?怎会?他家明明看不得我这种邪魔外道的啊?可是想到蓝湛可能真的不讨厌自己,魏无羡的心忽然放松了下来,好像丢掉了石头似:真是奇了怪了,莫名的就开心了许多。“…………还有那金子勋,被江蓝两家联手处置了。想必会让他付出代价了。”哈哈哈江家都不说了光是蓝家家规就够他受了好吗?魏无羡笑得打滚,想到金子勋的未来,有种已经报完仇的舒适感。

温情又啰嗦了一些琐事,让魏无羡了解了一些现状,知晓她们现在过得不错,他也就放心了,此时已是太阳西沉了。忽然温宁抱着温苑跑了过来,他急忙开口道“姐…………阿苑他……有些发热……”魏无羡想起刚刚貌似扶了快摔倒的小阿苑一把,忽然觉得他要被情姐姐给扎死。怀着一份内疚三分腼腆五分无奈,他目送了温情温宁他们下山。
可怜的小阿苑……魏无羡有点同情的想着,默默的坐回了石碑边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还有一个人呢。

莲花醉的香气远远的漂了过来,耳边上还有银铃的声音,还有三毒的剑芒——————只能是江澄了。
果然是师妹啊……魏无羡眼睛死盯着莲花醉,心想师妹果真了解我,就算不能喝,光是闻闻这香味都足够解馋了。
江澄看向了枣木饭盒,心里知晓定是阿姐来过了,便将莲花醉打开,放在一旁。
“魏无羡,阿姐来过了吧。”
“你小子的排骨还是这么多啊。”
“你有没有把阿姐弄哭啊?!要是阿姐哭了信不信我用紫电抽你的!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我到底干什么呢……”
说罢,倒了杯莲花醉,自斟自饮起来。又没有人听,他自言自语个什么劲。他本来只想尝一杯的,结果喝到后头就忘了。望着空空如也的酒坛:
觉得还没喝过瘾就干净了的江澄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一口都没喝到馋的不行的魏无羡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可惜江澄看不到,否则就是二脸对着懵逼了。“啧,下回多带些。”像是承诺什么,江澄不爽的甩下一句话。我都没不爽你不爽个什么劲啊?委屈吧啦的魏无羡如此想到:师妹怎的越发厚颜无耻了呢?这下好了,画饼充饥都不成了。魏无羡索性爬回树上,继续躺着。
树上倚一人,树下坐一人,倒是有些像江叔叔虞夫人还在的时候,那是他们也是这样喝酒的。想到有些过早的回忆,魏无羡露出一抹笑容。
“金子勋那混蛋,全权交与我处置,放心,我定不会让他好过的,他的好日子到头了。”
“那蓝忘机可能记着你了,帮了我一把,直接把金子勋交与我们处置了,你这些年招他惹他倒也不是没用。”
“还有你当年手贱,把他抹额扯下来这事,我后来才听聂二讲,他们的抹额是道侣才能摘得,蓝二居然没把你宰了也是奇怪了。”
听到这里魏无羡突然睁眼,有些不可置信,道“等等,江澄你说什么?”
“也难怪当时蓝二那个反应了。”
“等等,真的是我听到的那个意思?天呐!我都干了什么!!!”魏无羡抱住头,抓狂道。“完了完了完了……”

“蓝湛居然没把我当场弄死??!我的天呐!!我都干了什么??!”诡异的是心里不仅有些慌还有些羞涩???什么玩意呢?一巴掌拍向面门,魏无羡企图让自己清醒点,脸却还是在发烫。
“话说回来,那蓝湛之前算是在帮我吗?”如果真的,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糟糕的话,那他让自己跟他回云深不知处是为什么呢?他几次遇到自己真的是巧合吗?魏无羡思想越飘越远,直至大脑一片空白。
这时,江澄慢悠悠的爬了起来,抽出了三毒,看样子是准备打道回府了,“莲花醉,下回再给你带过来。”魏无羡心头千丝百念打结在心头,随口回道“快走快走,把莲花醉给我好生记着。”才反应过来,没有一个人能听到。那我就算搞清楚了,又有什么用?魏无羡像个霜打的茄子,又焉了。
他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这时,一身白衣,忽至眼前。
皓月当空,白衣胜雪。
他像月光一样,划破了黑暗,来到了自己面前。
是他了。就是他没错了。心底有个声音说到。他露出笑容,扑了上去。
“魏婴”
“魏婴”
“魏婴,醒醒”
刺目的阳光射入眼帘,面前是那张心尖尖上的脸。当与那琉璃色的双眼对视,魏无羡才算真的醒了过来。他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,把手臂勾上蓝湛的肩膀,将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,笑道“早啊,蓝湛。”
“生日快乐,魏婴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祝羡羡生日快乐!
其实一开始想写一个大家一个一个庆生的文,后来写变样了emmmm
总之,祝羡羡生日快乐,要永远开心啊!!!